学生晚自修家长管不管? “高考头名”家长这样说

詹女士说,当时学校每周三、周六傍晚,允许、鼓励家长到学校里去和孩子见面。她会带上吃的、用的给孩子,对孩子嘘寒问暖。“孩子从小带在我身边,我们关系很好,他有什么想法,在学校遇到什么事,都会跟我说。他不说的,我也不问。从小学三年级开始,他就很独立、自觉,学习从不用我监督。而且班主任会利用微信群告诉我们情况,其他几个家也会保持联系。”

“现在高考竞争这么激烈,学校老师都是希望自己带出来的孩子优秀,能够取得好成绩。”詹女士说,“学校、家长、学生,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。”

2017年温州高考头名倪芳彬的家长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。倪芳彬从小学开始到高中一直就在育英学校就读。每周六的时候,家长就送衣服和吃的。

倪芳彬家长说:“管理是学校的事情,既然把孩子放在学校,就配合老师做好。芳彬虽是女孩,但是从小自理能力就很强,不需要人盯着。有什么事情孩子可以通过电话跟我们说,何必非得人到学校里,盯着孩子呢?对于我自己而言,没事就尽量不要去学校,怕过去干扰学生的学习。孩子也会奇怪,你干嘛要过来?”

“再说孩子在学校,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呢?”这位家长反问。

[名师]:建议开设固定学校开放日

“‘特殊时期’特殊手段,也反映出家长进入焦虑状态。”全国模范教师、瓯海中学教师郑小侠多年坚守高三阵地,他认为,“家校沟通除了家长会、家访等形式,还可以通过每周固定时间的校园开放日的形式,让家长了解学校,可以主动邀请家长代表参加,或者轮值,当然这都是建立在自愿报名的基础上。”

“这个现象也让我们教育工作者、家长反思学生自律的培养问题。是不是从小学开始,学生就是在被家长监督的学习中成长,以至于让学生养成了被动学习的毛病,让家长养成了监督学生的习惯。”郑小侠说。

温州市第二十二中学教师陈雪金是浙江省第五届“师德标兵”,辅导学生竞赛多次获省市集体优胜奖,带过多届高三。

陈雪金认为,在高考冲刺阶段,家长焦虑、无所适从的情绪也会传染给学生,如果家长觉得参与晚自习管理自己“心里会舒服些”,那么一定跟学校要“约法三章”:首先要先征得全体学生、校方的同意;比如三节晚自修只能陪一节课,不是参与学校管理,学校有值班老师,而是满足、安抚家长的心理需求;家长督学不能玩手机,最好是看一些填写志愿的书籍,做志愿填报攻略;家长也可以写些感受深受的心得体会,这样学生看到之后,就特别有动力。

舒缓家长的心理也是给学生减压。

鼓励每一篇原创,争取每一篇都是精华,站内资料皆为会员所传,如有侵权联系管理员核实后删除。
中小学生网 » 学生晚自修家长管不管? “高考头名”家长这样说